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百乐门娱乐作品网站!
百乐门娱乐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百乐门娱乐
您所在的位置:百乐门娱乐 > 百乐门娱乐 > 史志文学 >

六零年的记忆

发表时间:2018-10-28 20:43 内容来源:未知 作者: 陈德胜

                             前言
 

       一九五八年,由于对社会主义建设经验不足,对经济发展规律和中国经济基本情况认识不足,在胜利面前滋长了骄傲自满情绪,急于求成,夸大了主观意志和主观努力的作用,没有经过认真的调查研究和试点,就在总路线提出后轻率地发动了“大跃进”运动和农村人民公社化运动,使得以高指标、瞎指挥、浮夸风和“共产风”为主要标志的“左”倾错误严重地泛滥开来。(摘自<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1958年8月23日至9月1日,《人民日报》连载了河北文联副主席康濯撰写的长篇通讯《徐水人民公社颂》,除了全面介绍了徐水全民皆兵、公社化、供给制、吃公共食堂等经验,还宣布了徐水将要发射的“高产卫星”:小麦亩产12万斤,白菜一棵500斤,皮棉亩产5000斤,山药亩产120万斤……(摘自<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陈天忠(安定区新集乡人,83岁,1960年24岁,时任大队干部)1958年全国大办公共食堂,社员们把辛苦一年收获的粮食统一交到生产队食堂,统一供应一日三餐。1958年到1959年,一部分壮年劳动力去了两百公里外的引洮工程和矿山炼钢,中川生产队共16户人,外出引洮和去矿山炼铁的男劳力12人,还有几名妇女到四十公里之外的馋口乡深翻地,生产队只留下了老弱病残和几名饲养员,秋收时没有足够劳动力收割庄稼,再加上当时极左的政策,粮食不能按进度收割的话,要对干部拔〞白旗〝(游走批斗),收割庄稼时在地里任意丢弃,糟蹋粮食,有的甚至把洋芋埋在地里,掩人耳目,拉到场里的荞麦没人看管,造成很大的浪费,使各队收获进仓的粮食更少,再加上由于1958年盛行虚报浮夸,生产队还要把本来不多的粮食虚报多报上交国家,致使有的大队1959年春播时没有种子,在本公社各大队之间互调,有的大队调不到种子,失了春种,人们戏称为〞冰草队〝。由于种种原因,1959年粮食严重欠收,1960年公共食堂被迫解散。
       1959年过年时,全大队只有田广家里养了一头过年猪,有钱的社员就到田广家买1斤或2斤猪肉过年。眼看中川生产队各家揭不开锅了,腊月29日晚,我执意给各家偷分了两窖洋芋,约2000斤,使大家过了年。1960年开春挨饿更严重了,苜蓿发芽时,就吃苜蓿芽,挖野菜。那时候,我是大队干部,观顾各家尽量不要饿死人,后来还是饿死人了。人饿急时,会失去人性,只顾自己,不顾家人,家里稍有不公,就会饿死人。听说ZHK家里饿着要出人命了,我拿着几斤面到他家里,ZHK饿着坑上起不来,当着父母和妻子的面说,我吃饱了还要给家里下地干活种庄稼,我看着他喝上了面汤后才离开。第二天,我去公社参加〞三七〝制会议,几天之后,听说ZHK饿死了,他的父亲也饿死了。WY的父亲和妹子也饿死了,我的远方二叔在王家沟的路上碰见饿死的WY的小妹,他就把死人挪到离路较远的沟里。我家远房亲戚的哥哥LGX饿着实在没有办法,眼看十岁的女儿要饿死了,就把女儿活活丢弃在深窟窿里,丢弃前,女儿还哀求,别丢弃她,以后还要给猪铲草。那时候挨饿时,家里公道的,会把命保住,不失散人口,王喜忠一家弟兄六个,要饿死的时候我送过面,救了一家人的命,由于家里渴汤公平,没有饿死人,后来王喜忠经常说起挨饿时期我的救命之恩。1960年夏收到来后,由于经常挨饿,有些人突然吃饱后撑死了,我村的GNH的母亲吃了一顿煮玉米棒子后就胀死了。

       水有泽(安定区西巩驿镇人,93岁,1960年33岁)1958年农村的壮劳力都到引洮工程、华家岭植树造林、矿山炼铁去了,农村留下的全是老人和妇女,由于秋收时上级摧的急,为了加快秋收进度,挖洋芋时拣着好的挖一下,有的只把地上的洋芋枝叶拔掉,以示挖了洋芋,自欺欺人。把玉米收到场里时没人看管,牲畜乱吃糟蹋。由于扁豆产量低,当时上级提出并实行消灭扁豆,密植小麦、玉米、糜谷等,致使粮食作物产量降低。本来收获不多的粮食,还要把一半上交公粮,上交公粮催的紧急,为了上公粮赶进度,刚脱粒的粮食还有水分时,就分到农户在热炕上加速烘干。全队人就靠车家的两辆大木车下夜上粮。那时候提的口号是亩产千斤山,万斤川,实际上是不务实的空虚的政治口号。根本没想到六零年会挨饿。58年时大家一起在食堂里吃饭,上冬过年时食堂里还杀了两头猪。59年上冬时人们开始挨饿,公共食堂一天一人供应着二两面的清汤,我饿着一个月没下过炕,幸亏连个感冒也没得,否则,早就死了??嘬牟司攘舜蠹业拿?,那时候,全大队的大人和孩子都拾苦苣菜,榆树皮的夹心层剥下晾干后,磨成细面后可以食用,裸脱蓬(一种野草)的菜叶水煮后可以充饥,把玉米棒用石头砸碎后在石磨上碾成粉未后作成汤喝,荞麦衣吃了身体就溃烂了,相对来说,还是谷壳衣好吃。由于二哥向公共食堂交不起口粮款,喝不上汤,一气之下跳崖自杀。大哥和二哥的大儿媳、两岁的女孙都饿死了。实在饿着没办法,我就外出讨饭,到本乡北坪老丈人的家里去讨饭,他给了十五斤糜子和十斤油渣,怕别人发现,让我晚上拿回家,晚上还有狼,但是我不怕黑夜和狼,在黑夜里背着讨要的粮食一口气走到家里。那时候,我还到附近河畔村,新集乡的小瓦岔,双岔要过饭。双岔里的康生是个读书人,带着眼镜,我到他家门口说明来意后,他听我说话和他一样是河州口音,二话没说,回到家里,给我两个谷面干饼。六零年生产队社员团结的,敢私分粮食救命,不至于饿死人,生产队社员不团结的,怕相互告发,坚持原则,不敢私分粮食,就饿死人了。现在想起,六零年我家里七口人,不知道咋活下来的,可能是天照顾吧。

       南秀英(安定区凤翔镇丰禾人,75岁,1960年16岁),1958年把庄稼拉到就近的场里,无人看管,随意浪费,碾多少算多少交到公共食堂,生产队上的男劳力大多数都去引洮工程了,留下的妇女去十里外的定西三十里铺修沟筑坝,在修坝现场磨面吃大锅饭,吃住在工地上的农家里,还有一部分人去十里外的柏林村深翻地。1958年公共食堂刚开始时,有饭吃,有酸馍馍吃。后来是喝汤,汤里也没野菜了,只有把汤各自提到自己家里,自己有野菜的再加到汤里,1959年后半年饿散了食堂。1959年后半年吃过榆树皮,把榆树皮的外层挂去后,切成指头大的方块,凉干后在石磨上碾磨成面,榆树皮的汤特别难喝。把谷草上取下的衣壳作成熟面,把苜蓿刚发芽的白芽铲了也吃,碾场时把老鼠烧了吃,怕别人抢吃,咬开老鼠肉时还有红色的血丝,半生不熟时就吃。1960年春天土地刚解冻时在地里刨土拾洋芋,偶尔能拣到黑色的洋芋,还能挖出救命的苦苣菜根。1960年种洋芋时,队长怕人们吃洋芋种子,用粪便伴了,人还是偷着吃。羊下羔后的胎泥也吃,把青蛙煮着吃。我父亲饿着炕上下不来,再没到农业社里劳动,他给我母亲说,你把三个孩子拉活,我己经靠不住了。父亲饿死后,我们姊妹几个把父亲抬出去寄放在临时挖的坑洞里,三年后又重新安葬了父亲。我嫂子8个月的男娃活活饿死了,临死前的孩子哭声像要断气的猫叫声,在气音里哭着,孩子饿死后,嫂子哭着叫邻居大叔把孩子丢掉,大叔说他没力气去,后来,我和母亲拿了一点谷草,把孩子抱到河沟里烧了,实际上点着谷草后我们就回家了。

       李效忠,(安定区称钩驿镇人,86岁,1960年28岁。)1958年全国刮起了共产风,全生产队的主要劳力都去引洮工程、定西东河渠工程、矿山炼钢去了,没有劳力开展秋收,眼看着一部分洋芋没有收获,埋在地里了。1959年,劳力少,种籽少,没劳力锄草,没上的肥料时,就把地埂上的土挖了顶肥料,自己骗自己,致使1959年庄稼收成严重欠收,埋下了六零年挨饿的隐患。
       1960年前半年是挨饿最严重的时期,那时候,人在生产队里劳动,一有空闲时间就拾苦菊菜,耕地的人见了苦菊菜根,就拿起连菜根上的土一起吃了。那时候,一斤是十六两,国家供应一人一天四两面,国家供应的面要到二十公里外的谗口粮站去买。那时候再饿,还要坚持到生产队去劳动,因为生产队分粮食时按劳动力出工的工分计算。1959年,公共食堂里把谷草和洋芋杆磨细后作成熟面,叫代食品,定量分给大家。我的伙伴吃车芊子草根之后中毒了,人变的疯疯颠颠,见了墙就向上爬??嗑詹撕蛙俎2顺宰湃说亩瞧な锹躺?。我队上的LSW饿急了,偷着在炕洞里烧着吃了一个洋芋,妻子发现后,两天没给吃的,就饿死了。人病死后会收尸,人体变硬,饿死的人不收尸,我抬过两个饿死的人,都是软软的。我队上饿死了两个人,一个男的,五十多岁,饿死后装在薄木板作的木框里埋了。一个女的六十多岁,饿死后,我去帮着抬死人,发现头皮上一层虱子,由于家人无力买棺材,就在墙根挖了个窑洞,把死人放到门板上,寄放到窑洞里,用土填埋洞口。过了几年,儿女们生活好了之后,又重新安葬了母亲。

       李堂宗(安定区称钩驿镇人,89岁,1960年30岁)我1959年底去岷县引洮工程,1960年6月回家。引洮工程上差点饿死。刚去引洮工程时吃的白面馒头,1960年二月份时仅能吃饱,五月份时供应的吃粮越来越少,一个月仅供应15斤面粉,后来更少,每月10斤面粉时,大家没有力气去工地干活,只能呆在屋子里睡觉,有些人开始浮肿。我们的教导员泪流满面地给大家哭着讲话说,大家在工地上坚持着,如果你们离开的话,会饿死在半路上,如果粮食能来,我用自己的工资买粮,救大伙的命。说实在的,那时候,有钱也买不到粮食。我从引洮工程回到老家时,十六岁的三弟己经饿死了,三弟为了逃命,曾经去陕西要饭,回来后还是饿着没有办法,最后饿着肿死了。

       蒲兰芳(安定区称钩驿镇人,女,85岁,1960年25岁)1960年挨饿时,我的丈夫去了引洮工程,两个孩子一个5岁,一个不到2岁。饿着没办法时,我晚上领着孩子回到娘家,我娘家在邻近的生产队,天亮又回到生产队去干活,经?;啬锛一斐曰旌?,娘家救了我和孩子的命。我娘家王成祖是队长,偷着给社员私分了粮食,救了全队人的命。那时候没有吃的就煮着吃荞麦皮,吃了荞麦皮,皮肤就烂了。把谷草弄断了在石磨上碾成粉未了熬汤喝。把胡麻衣壳炒熟了再磨成面,金黄色的颜色,很好看,就是苦着不能吃,拿到娘家里和谷面混在一起,才能吃下去。1960年春天有苜蓿芽芽时,人们晚上就偷着摘苜蓿喝菜汤,有一次晚上偷着摘苜蓿草时,差点被狼吃了,现在想起还害怕。那时候,在田地里能挖到苦苣菜,苦苣菜救了很多人的命。庙湾里有的饿着家散了,人走了之后,再也没来过,不知死活。我村的ZXY当时15岁,家中八口人,实在饿着不成,他的母亲就离家出走,逃命去了,两个妹妹和一个兄弟都饿死了,由于没有力气送死人,家里也不来别人,ZXY和饿死的三个弟妹一起睡了三天。本村的马家老人手里拿着一个洋芋,有人要抢他的洋芋,用鞭子把他打着腿上流血了,他只顾拿着洋芋跑,不知道腿上流血是疼的。

       张杰(安定区称钩驿镇人,77岁,1960年18岁)1958年我小学毕业,队上的人都在公共食堂吃饭,食堂里的面汤清着能看见人影。人们耕地发现苦苣菜时,大家不顾面子,你抢我夺。由于当时的政策是全国一盘棋,吃饭不要钱,梁家坪火车站下来的人把梁家坪的公共食堂吃关门了。由于1958年大炼钢铁时把农户家里的锅收走炼钢铁,老队长偷了些苜蓿,家里没锅煮苜蓿,生吃后又吐了,从此得了一辈子的胃病。1958年壮年劳力去引洮工程和大炼钢铁,还有跨乡镇的去车道岭林场和定西东河区工地干活,有的生产队只剩一个男劳力,1958年秋收时没有人力收获洋芋等粮食作物,上级收获进度逼的急,有的洋芋直接翻埋在地里,造成极大的浪费,再加上虚夸风,造成上交公粮多,粮食外调多,1959年春耕播种时缺少种籽,秋后收成不好,人们开始挨饿了。

       王莲花(安定区称钩驿镇人,女,75岁,1960年17岁)1960年时我上小学,上学路程不足两里路,由于饿着困乏,上学路上要休息好几次。那时候只上半天课,上午去学校上课,下午挖野菜,拾地弯(菌类),挖蒿子根。把地弯拣来后和在谷面汤里,这样增加点饭量。蒿子根晒干,碾成粉沬,混在面里烙馍或者喝汤。那时候种啥吃啥,收啥吃啥,种豆子时,偷着吃生豆子,收获小麦时生吃小麦粒,队长骂也没人达理。由于长期吃菜喝汤,1960年夏收后有的人吃饱面食时就胀死了。安乡长在花园乡担任过乡长,十二岁的儿子在学校里和我一起念书,突然几天不来学校,后来听说饿死了,他的姐姐上学时,在未来的婆家吃着住着。儿子饿死后,安乡长辞了公职,回家开荒种地。

       师桂芳(安定区称钩驿镇人,女,79岁,1960年20岁)1960年时我有两个孩子,大的3岁,小的2岁。共公食堂快要解散时,食堂里供给我们一家四口人一顿一斤麦肤面,烧汤时没柴烧饭。晚上烧汤时先让两个娃娃喝饱,为了留点面汤第二天给娃娃喝,我舍不得喝汤,喝点野菜(主要是普公英)汤就睡了。第二天饿着起不了床,不到队上干活去了,队长发现我没上工去,就来我家找人,我饿着炕上起不来,队长说,给你们再加二两面。多吃了二两面后,我就能下地干活了。那时候,我丈夫一顿能喝四大碗汤。最难忘的是出门离家要饭,那是1959年底,正值寒冻腊月,生产队放假了,我领着3岁大的娃娃多次出门要饭,一路上偷着爬火车,火车上被发现时,把我们赶下火车,就这样一直到了武威。出门要饭一次要十几天,就能讨到牛皮纸袋子里约二十斤面。要饭的晚上,就住在农家的草垛里,路边的山洞里。在草垛里过夜时,门口点着柴火想烤火取暖,但没有一点作用,仍然是寒风刺骨?;丶沂蔽业耐尥蘧驮诿趴诘茸盼?,真不知道说什么。

       李殿元(安定区称钩驿镇人,73岁,1960年15岁)1960年前半年时还在生产队的公共食堂喝汤,那时候称重是十六两的称,给每人每天供应四两面的汤,汤清着能看见人影,汤里有点苦苣菜时能增加饭量。有时候,家里只去一人到食堂里提一瓦罐汤回家,全家人一起喝,1960年后半年,共公食堂散伙了。那时候,我15岁,就到生产队耕地劳动,耕地时,耕出苦苣菜的根子时,耕地的人就抢着吃。后来饿急时,把榆树的皮剥掉,刮掉外边的?;げ?,把树皮切成小方块,晒干后,用石磨碾成粉未作汤喝,那个榆树皮作的汤,然然的象浆糊。饿急时,还把洋芋芽切碎后,熬成汤喝。

       李凤英(女,安定区内官营镇人,73岁,1960年15岁)1959年我在学校里念书,后来饿着不去学校了,为了让我继续读书,我的老师还上门叫过两次。不去学校以后,我就给家里拾苦苣菜,揪苜蓿菜。我的父亲还在地里挖老鼠仓补贴家里。1960年在公共食堂喝汤时,我和妹妹把汤里的苦苣菜舍不得吃,留给母亲吃,母亲也舍不得吃,让给我们吃。母亲到挖过洋芋的地里再翻地,看有没有剩在地里的洋芋,没有挖到洋芋,还被别人打了一顿。那时候,生产队队长的家人能偷着吃饱,当时俗话这样说,干部一天四两粮,打起新庄盖高房,社员一天四两粮,拄着拐棍靠着墙。
       这是尘封多年的记忆,由于挨饿的情景太刻骨铭心,大多数经历过六零年的人不愿多说,有些经历可能后人永远不会得知,因为这些风烛残年的老人只想把六零年不想告诉人的生活经历终身缄口带走?;匾淠嵌尉?,不为别的,只为今天活着的人们,让更多的人知道,生活的更好,不仅是追求,更是一种信仰。

(作者:陈德胜,男,汉族,1969年12月生,甘肃定西人,现供职于行政单位。)
 

百乐门娱乐 www.ihaizhou.com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ihaizhou.com/a/20181028/22392.html

(责任编辑:刘水晶)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百乐门网上娱乐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百乐门网上娱乐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百乐门网上娱乐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百乐门网上娱乐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百乐门网上娱乐网所有!

上一篇:古代的官员作风约束

下一篇:没有了

热点资讯

评论区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百乐门娱乐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百乐门娱乐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百乐门娱乐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百乐门娱乐 www.ihaizhou.com 中国百乐门网上娱乐网 版权所有

中国百乐门网上娱乐学会主办 苏ICP备1600676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百乐门网上娱乐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百乐门娱乐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